法甲

深度十三五电力规划不同之处

2019-08-15 16:20: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长期以来,我国发展基本遵循 扩张保供 的思路,即通过发电装机和容量的增加,满足不同地区不同时段的用电需求。这种以数量扩张为主要特征的电力规划模式,在电力高度紧张时期对保障电力安全供应发挥了重要作用,也与当时经济社会发展要求 不缺电 为第一要务的大环境相适应。但当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这种规划理念和方法就日益凸显出其固有的弊端与缺陷。

  去年6月, 总书记提出能源 四个革命、一个合作 的战略构想,标志着我国进入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新时代,对能源规划特别是电力规划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期望。为适应新形势发展的需要, 十三五 时期亟需对电力规划进行革命性的调整和创新。

  沿袭传统规划方法带来的矛盾和挑战

  火电利用小时屡创新低,惯性发展将会雪上加霜

  十二五 以来,我国发电机组利用小时总体呈持续下降态势,2014年为4286小时,创1978年以来最低水平。其中,火电利用小时下降趋势更为明显,从2010年的5 00小时降到2014年的4700小时左右,今年上半年继续下行,同比下降10%。

  十三五 及未来较长时期,火电发展将面临更为严峻的形势。从电力供需平衡分析,目前已核准和发路条火电项目的发电能力已超过 十三五 新增。按 十三五 年均用电增长5.5%(这已是偏乐观的增速)测算,预计2020年全社会用电量约7.4万亿度,比2015年新增1.7万亿度。要实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15%的目标,核电、水电、风电等非化石能源发电量需比2015年新增8000亿度以上。

  按照非化石能源优先发展的原则,扣除非化石能源发电量后, 十三五 留给火电的增长空间仅为9000亿度左右,新增火电装机2亿千瓦(按平均利用4500小时测算)即可满足需求。而目前全国火电机组核准在建规模1.9亿千瓦,已发路条约2亿千瓦,若放任这些项目全部在 十三五 建成投产,则2020年火电将达到1 亿千瓦,比2015年增加 亿千瓦左右。因此,如果按已发路条来确定 十三五 火电规模,则火电装机将明显大于实际需求。

  与此相对应,若按路条规模规划火电发展, 十三五 火电利用小时将进一步下滑,预计2020年下降至4000小时左右,同时负荷率下降,企业效益可能急剧恶化。若按此方式惯性发展,火电机组将长期低于正常发电小时和功率低效运行,造成设备闲置和 大马拉小车 ,使发电单位能耗和污染物排放均大幅增加,不利于能源清洁高效发展,也将极大增加全社会用电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1 亿千瓦火电装机中,煤电机组占了12亿千瓦左右。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电力需求急剧放缓,国家为防治大气污染又严格控制煤炭消费(东部已实行煤炭减量替代政策),今后新增的电力需求,将主要由清洁低碳的非化石能源来提供。因此,如果 十三五 电力规划不对煤电进行合理调控,2020年煤电装机可能会超过我国长远所需要的煤电总装机峰值,也即意味着煤电机组永久过剩。这是 十三五 规划与以往任何五年规划都不同的特点,需引起高度关注。

  从实际情况看,当前火电建设步伐未慢反快。新一届政府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后,火电核准权限已下放至地方,基于发展惯性和本位主义,地方政府仍有扩张建电厂的投资冲动,很多地方不但未能主动调整建设节奏,反而加快核准速度。最近不少省份出现了火电集中开工和投产的情况,加剧了过剩矛盾。而大量新上的火电装机可能只是为了满足一年中仅有百十个小时的尖峰用电需要(这些少量的尖峰用电需求,完全可以通过需求侧管理进行调节),实际上是非常不经济的。但从地方利益考虑,这种保供免责增税的惯性决策模式,又有其合理性。对此新情况,国家还没有建立相应的调控机制,也缺乏有效的制衡手段。如果任其发展,只能寄希望于发电企业能明智地 用脚投票 ,根据市场需求主动放缓建设步伐,但这显然不是下放审批权的初衷,也会带来新的无序。因此,当前各地火电发展的乱象,亟需国家通过 十三五 规划建立新的 游戏规则 ,依法依规进行统筹平衡和总量约束。

2009年北京零售E轮企业
2018年汕头人工智能F轮企业
2011年郑州汽车出行D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