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非法盗采触目惊心来宾小煤窑如何走出治乱怪

2019-10-09 16:15: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非法盗采触目惊心 来宾小煤窑如何走出治乱怪圈

近日在广西来宾市采访时发现,小斜井、小平井等各式各样的非法采矿方式,使国有煤矿资源严重受损。煤炭价格一路飙升,执法成本远远高于盗采成本。你来我跑,你走我采,非法盗采者的游击战术,使来宾市非法采矿治乱走进了一个循环怪圈。目前,来宾市正试图采用招标挂牌拍卖的方式,明确矿权所有人,利用市场的方式打击非法盗采,以走出治乱怪圈。

非法小煤窑一本万利

来宾市曾是全国闻名的百万吨重点采煤地之一。近年来,随着能源紧缺,煤炭价格飙升,非法采矿点迅速蔓延。来宾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冼华增用夫妻井、兄弟井、老板井概括非法小煤窑的经营模式。

其中,夫妻井投资成本最低,开挖一个采矿点甚至不到100元钱,兄弟井投资要20003000元不等,老板井约1到2万元间。按照每吨煤150元价格,夫妻井一天就能出产0.8吨煤,不用交纳任何税收,就能赚到120元钱。兄弟井、老板井的投入产出比例更是达到1:1000,完全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冼华增说:1个约足球场大小的矿山,就被盗采者挖掘出100个大大小小的矿窿。在现场看到,这些小平井、小斜井高不过1.5米,宽度不过2米,深入山洞30多米,仅能容一个人弯腰进入。而且,洞中没有任何支撑物防止洞体坍塌。用一台被正规煤矿淘汰的鼓风机往洞里鼓风送风,这在盗矿者中算是比较奢侈的设备。

广西安监局有关专家表示,非法盗采将矿山山体掏空,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坍塌。现在正是多雨季节,一旦山体坍塌,后果将不堪设想。

一村七成农民发家靠挖煤

上世纪90年代,来宾市兴宾区持有煤矿采矿许可证的曾有40多个。到2000年,兴宾区小煤矿已全部关闭。然而,随着近年来煤炭价格不断攀升,许多当地群众都想通过采煤来提高收入。兴宾区辖区内有煤矿的乡镇共有7个,溯社、平阳、大里、迁江、石陵、陶邓、三五等乡镇非法采矿热点面积达113平方公里,遍及50多个村屯。不到1平方公里的山岭,就有几十个非法井口,从业人员有200人左右,当地人用白天车水马龙,夜晚灯火辉煌来形容矿山近乎疯狂的盗采行为。

6月11日,村民潘龙生等6人在盗采兴宾区平阳镇上六村附近山岭煤矿时,被执法部门当场抓获,并被依法行政拘留15天。6月21日,采访了不久前因盗采煤矿,被执法部门依法实施行政拘留的潘龙生、罗人亮。潘龙生告诉,他是兴宾区平阳镇上六村人,村里70%以上的村民都靠挖煤发家致富。看着别人发财致富,我们心里也都痒痒的,于是几个朋友凑了点钱,购买采矿设备挖煤,多赚一些钱。

潘龙生和5个朋友每人凑了500元钱,购买简易卷扬机、柴油发电机、装煤用的汽油桶后,就开始挖煤。每天能出30-40桶煤(约10桶1吨),每吨煤能赚到150元左右。投资也就3000元左右。按现在每吨煤150元价格,不到一个星期时间,我们就能捞回本,以后的就是净赚了。

执法成本远高过盗采成本

来宾市安监局工作人员告诉,矿山点多面广、矿产资源供不应求、法制观念淡薄等这些都仅仅是表面现象,执法成本远远高于盗采成本和执法违法,是困扰当地主管部门治乱的最大难题。

来宾市安监局局长曾彪给算了一笔帐:没有成立综合整治执法队之前,每次都要调动包括国土、工商、公安、安监等部门100-200人,出动一次耗费资金超过10万元。即使组成综合执法队,人员车辆相对固定后,执法成本仍远远比不上盗采成本。来宾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冼华增也告诉,每次整治用雷管炸毁矿口,就需要100元左右的炸药,而盗采者只需要20元的成本就可以重新开挖。

利润如此可观,随之出现的夫妻井、兄弟井、老板井非法盗采点疯狂地蚕食着大大小小的国有矿区。在来宾市一些采矿点采访时发现,非法采矿已经使许多矿山植被被大面积破坏,水土流失非常严重,矿山附近河水都被染成锰矿的颜色。

此外,按国家规定,非法盗采煤矿价值在5万元以上,矿管等有关部门才能让其负刑事,而且需要省级以上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认定的中介机构出具的鉴定。

冼华增无奈地说,这个数值的鉴定很难。同时,打击非法采矿者往往采取的措施是当场烧毁、没收盗采工具,如果按照法律程序,先调查取证,再提起诉讼,交由法院审判的方式,别说一个月,就是3个月也很难打击违法盗采者。

招拍挂能否消除怪圈?

冼华增告诉,自4月初至今,来宾市针对兴宾区非法采矿死灰复燃的状况,进行了专项综合整治。目前,原来漫山遍野的非法盗采现象已看不见,但非法盗采者你来我跑,你走我采的游击战术,使该市打击非法盗采走进一个整治反弹再整治再反弹的怪圈。

在靖西县采访时了解到,2003-2004年,靖西县24个乡镇69个采石场的采矿权就是通过招拍挂方式顺利实现采矿权转让的。目前,靖西县正着手把全县锰矿区按一定的原则,如区域、地貌、矿层分布等进行全面规划,然后通过招标、拍卖、挂牌的方式,由采矿权人依法管理和开采。来宾市是否也能通过这一方式走出治乱的怪圈吗?

采访中,当地矿管部门表示,只要开采煤矿有利可图,就肯定会存在盗采行为。市场法则不能完全取代政府监管,要走出打击非法采矿怪圈,从根本上解决非法采矿的难题,除了以招挂拍的方式明确矿权所有人、以市场的法则规范整个产业健康发展之外,还应走法制化路子。

广西安监局有关负责人也认为,主管部门监管缺位的现实,要求必须在强调市场道路的同时,走法制化道路。在综合执法队缺少足够法律赋予的行政权力情况下,可以参照具有行政管辖权的部门授权的方式,有条件地把如监督、制止、拦截、处罚非法采矿点、非法运矿车的权力下放给乡镇一级的安全监督执法队。

招挂拍只能是明确矿权所有人的重要步骤,要真正实现矿区生产长治久安,必须把国家收益与百姓收益联系起来,这样才能推动整个产业走健康之路。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收费贵吗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专家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收费标准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医生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收费情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