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风起鱼龙舞 五八章 一出凤云入郢都

2019-10-12 18:52: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起鱼龙舞 五八章 一出凤云入郢都

可谁也没想到,我姑姑英武无双,得上天宠爱,岂是他们这帮废物能算计的了的!

凤翔川一战,虽然各国均知晓我姑姑最终以少胜多,大获全胜,我父王就此正式登上陈王之位。

但却不知道,这胜利都是我姑姑用她自己和尚在她腹中的我的好妹妹的命拼出来的!

凤翔川一战当日清晨,我姑姑率领军夜行兼程刚刚到达凤翔川,就看见驻扎已久的逆贼诸军。

纵然我姑姑率部未尝一败,但是部众们都知道,逆贼们是以逸待劳,以众击寡,况且占据凤翔川已久,可谓占据天时,地利,人和。

士气一时间颇为低落,我姑姑自知要是继续再修整等待下去,伺机决战,士气只会更低落。

况且粮草也已经不多,不必逆贼占据全国,自己部众更是无法僵持太久。

在外人看来,无论如何,我姑姑都是必败之局。

这一位刚刚飞到九天之上的清凤天女便要就此陨落于凤翔川,真是天大的讽刺。

但是在世人看来,我姑姑自是必败无疑,是因为他们是凡人,自然揣度不了我姑姑。

我姑姑可不是凡人,我姑姑是战神转世,真凤出世!

岂是这帮凡人能预料的!

我姑姑当日清晨得知贼兵占据凤翔川后,根本就没有下令就地扎营修整,而是传令身后所有士卒扔掉一切辎重,只携带武器,全军急速赶往凤翔川!

众将均以为不妥,包括国师和我姑父都力谏劝阻

国师也建议用毒鳞卒慢慢损耗相持。

但是我姑姑却说:而今贼兵占据天时、地利、人和,自以为必胜。我等若是以常理正策对之,绝无胜理!

唯有出奇,唯有决勇,方可一战逆转乾坤,荡平逆贼!

今日我当身先士卒,率先冲锋!

若我得上天眷顾,侥幸不死,则破贼就在今日!

姑姑当即召集部众,于军面前训话:

我凤于清率领诸位同袍大小数十战,未尝一败!

今日逆贼势大,众贼兵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以为必胜!

但是我想问诸位,胜败之数岂真在天时、地利、人和?

岂真在部众多寡,武器精良?

不是!

胜败之数,便是一字,勇!

两军相逢,勇者得胜!

诸军随我帅旗冲锋!杀尽逆贼,就在今日!

言罢,我姑姑拨马提刀,第一个冲向逆贼军营!

我姑姑当时已经身怀六甲六月有余,肚子已经十分明显。

当日所部诸军见我姑姑于两军阵前,搏命冲锋,无不震撼!

三军无不用命,帅旗所至,所向披靡。

而那凤翔川的逆贼们也没想到我姑姑竟然没有修整,直接袭营开战。

而叛军也被我姑姑的英武勇猛震慑住了!

我姑姑便一马当先冲入逆贼中军大账,提刀亲手斩杀了项存功那老贼,将老贼之头挑于刀上。逆贼诸部顿时军心涣散,开始溃败!

凤翔川一战,便是从清晨开始,到正午结束,众逆贼死的死,逃的逃,降的降。

我姑姑一战定江山!

凤翔川一战之后,逆贼诸军收拢残部,退回凤云城中不下十万,我那逆贼大伯还想固守凤云城,下诏召集各地诸军救援,继续负隅顽抗!

谁料第二日,我姑姑毫不停留、修整,携凤翔川新胜之威,率前锋骑兵来到凤云城下。

我姑姑到城下只说了一段话,守城贼军便开城门投降!

我姑姑对着守城贼军说道:

“诸军今日降我,各自晋俸一级。

明日降我,各自保留原俸。

后日降我,去军籍为庶民。

三日之后,便无投降一说,

破城之日,尽诛!夷三族!”

众逆贼听后,争相出城投降,唯恐慢了!

我那不成器的大伯也被手下绑了起来送与我姑姑处置!

我姑姑三日破龙兴,两日平国乱,又有大气运加身,万军之中毫发未伤。

身怀六甲,单骑陷阵,力斩贼帅,威震三军!

这就是我姑姑当年平定陈国内乱的始末。

更难得的是,我姑姑掷下一段话:

此次内乱之始,始于外人谗言!

这陈国,永远是凤氏之陈国。

此番内乱,诸王丧尽,幸而我兄凤于平幸免于难,当即位大统。

如今凤氏嫡系便只有我与兄长二人,

我凤于清若生男,则为熊姓,生女则为凤姓。

子孙后代当皆遵此例,凡凤姓者可入朝领职,其余诸姓皆不可!

众人听了后才明白,凤于清是要保留母系女性后代效忠自己兄长的后代,男性后代不得有任何官职,又不可随母姓凤,断了他们起异心的念想。只是苦了她的女儿、外孙女等一系列女性后代。

连飞熊将军熊无忌都为了避嫌,不再领军,空有武安君的名号而已。

所以众人也明白了这陈王太子对凤念念百般顺从、阿谀以及对自己姑姑发自内心的赞美!

凤于清不仅送了陈王凤于平一个王位,还忠心耿耿地为其保驾护航,就连凤念念将来都要继续去为这陈王太子的江山卖命。

不论哪国王太子有这样一位姑姑,做梦都该笑醒。

听完这个故事,众人发自内心的赞叹,拍手鼓掌!

叹道:清凤公主果然女中豪杰!天下英雄几人能及?

世人皆知三日破龙兴的事迹。

可是这凤翔川一战以及两日平叛的事迹,陈国却极少宣扬。

是因为这一场内战之后,陈国元气大伤,精锐士卒死伤了将近二十万,北进的脚步就此终止,这十几年来一直休养生息,极少用兵。

凤于清内战虽胜,但是陈国输掉了二十年的时间。

故而凤于清才严令手下,不得宣扬其内战的事迹。

适才陈国太子凤念青为了讨好表妹,才滔滔不绝的把清凤公主当年的事迹讲了出来,凤念念毕竟是青春少女,听到众人称赞自己的母亲,还是非常受用的。

也很满意刚才自己这表哥的一番讲述,随手掏出了一串狼牙链子,扔给王太子凤念青,说道:“说得不错,当赏!”

凤念青赶忙接在手里,带笑着道:“谢郡主赏赐!”

虽然这定是他这恶魔表妹此次出去打猎新做的,不值什么钱,但是代表了表妹今天心情大好,自己不会挨整,也不会被盘剥了!凤念青自然乐不可支。

众人看在眼里,不禁心中唏嘘:真是虫生虫,凤生凤!

众人继续闲聊饮酒,看天色不早,凤念念便让表哥给清虚众人安排上好的房间,仆役婢女侍奉休息!赵麟行连忙推辞道:“使不得,使不得!我等清苦惯了,有地方睡觉就可以了,不需任何仆役侍奉,若非要如此,我等便回客栈休息了!”

凤念念这才作罢,约了明日辰时给各位送行,便也回府休息去了!

第二日,凤念念略备了些礼品给清虚众人送行,陈王太子也备了三辆马车,赠了不少金银,送清虚众人去往楚国郢都。

由于从凤云城到楚国郢都一马平川,凤云城距离楚国边境又近,不过四日,众人便到了楚国郢都。清晨一入郢都,众人便不用找寻客栈了,直接去了齐凤行家中。

听说小姐齐凤行回来了,齐凤行的父母、爷爷都激动的不得了。齐家是楚国大族,自然气派非凡,众人一至齐家,院落亭台自不必说,但是魏国出产的著名奢侈品——驼绒毯都从门前一路铺到内厅,极尽奢华。

一家人迎了齐凤行众人,小辈弟子们都被安排由齐家年轻子弟在大厅作陪,而赵麟行、丁知鱼则一同到内厅落座。这是近五年来齐凤行第一次回家,齐凤行的母亲戚氏拉着齐凤行问长问短,还不断的打量赵麟行,又看了看丁知鱼,长吁短叹。

只听得戚夫人说道:“凤行啊,你年轻的时候要不是眼光那么高,恐怕现在孩子都比你这师弟大喽!当年那个柳楚瑜,儿子都快十八了!就算黄国辰,儿子也十四了!”

齐凤行最怕自己娘亲提这个,连忙岔开话题,问道:“妈,我刚回来,您先别提这些行不?近几年我没回来,郢都有什么新鲜事儿没有啊?您讲给我听听!”

戚夫人道:“有啊,城南的楚云观,来了个道士算姻缘特别准,不少望族闺秀都去那求姻缘。还有啊,城北的荆香寺,是三年前夏国过来的和尚盖的,求子特别灵!还有东门外秀水河中岛屿上,昊天的塔旁边,说是近来夜晚经常有奇怪的哭声传出,江上的渔民常常看到一个女子在河心小岛昊天塔旁哭泣。但是船一靠近,那女子就不见了。说是有女子被害之后,尸沉江底,显魂叫屈!还有啊,南门外的荒废已久的楚清观说是近来供奉的神像裂开,当是荒废已久,年久失修,天神动怒!现在天神已经离开凡间返回天界了!”

齐凤行听了又是一阵无语,自家娘亲不是想姻缘、送子,就是各类鬼神奇闻,自己娘亲就信鬼神之事。因此,当年齐凤行被师父方远境带上山修行时,母亲不仅毫不反对,还说服了父亲。

湛江男科
呼伦贝尔白癜风好的医院
日照男科医院
湛江男科医院
呼伦贝尔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