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起底安倍军事学个人黩武色彩安保战略

2019-07-14 02:05: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起底“安倍军事学” :个人黩武色彩安保战略

原题:起底“安倍军事学”

在经过一系列精心运作后,安倍将成为最有权势的日本首相,这也即意味着最危险的日本首相。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上台后,打着“积极和平主义”旗号推行“安倍军事学”,企图从根子上改变二战以后的日本安保政策。为达成这一野心,安倍在国内外反复渲染“中国威胁”制造假想敌,甚至主动挑衅,推高紧张。

以“安倍经济学”包装的安倍政府经济政策已为世人所熟知。同理,“安倍军事学”也有“三支箭”,一把“弓”,一个“司令塔”。这三支箭分别是:“积极和平主义”,强化日美军事同盟,新国家安保战略。而把三支箭搭在一起的“弓”就是行使集体自卫权。“安倍军事学”的“司令塔”则是直接对安倍本人负责的新设权力中枢“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即模仿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架构的日本版NSC。

“积极和平主义”画皮下的攻击性外交安保理念

今年9月25日,安倍出席联合国大会期间在美国保守智库哈得孙研究所公开披露了“积极和平主义”。两天后的联合国大会上,安倍再次面向各国领导人抛出“积极和平主义”,称之为日本外交和安保的基本理念。从两次演讲内容可知,安倍所倡“积极和平主义”的内在逻辑是:中国威胁上升,日本需要为地区和世界和平作出更大贡献,为此需要行使集体自卫权。可以说,“积极和平主义”实际是一套攻击性的外交安保理念。

耐人寻味的是,安倍口中的“积极和平主义”的日文版和英文版语境出入很大。安倍在哈得孙研究所用英语发表的演讲中,不是用国际政治学术语“positive peace”来指称“积极和平主义”,而是用了“proactivecontributortopeace”,直译成日文是“身先士卒的和平贡献者”。而“proactive”一词在军事学术语中带有“先发制人”的语义。由此,英语主流的国际舆论根据安倍演讲的语境,将“积极和平”视为日本将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甚至先发制人发起军事打击。

安倍口中“积极和平主义”的画皮马上被日本内外有识之士揭穿。札幌学院大学国际政治学者坪井主税指出,安倍篡改了国际政治学中“积极和平主义”的原义。1942年,美国社会学家昆西·莱特在《战争研究》一书中提出“积极和平”与“消极和平”概念。后来,挪威和平研究学者约翰·加尔通发展了昆西·莱特的概念,将“消极和平”定义为“非战争状态”,“积极和平”则不仅没有战争,也意味着消除了贫困、剥削、歧视等结构性暴力的状态。

近现代历史上,打着“和平”旗号发动的战争屡见不鲜。上世纪90年代海湾战争以来,日本国内一些保守学者和团体借用“积极和平主义”一词,重新为自卫队走出国门进行理论武装。2009年,与安倍关系密切的日本保守智库“日本国际论坛”发表题为《积极和平主义与日美同盟》的政策建言,称“积极和平主义”是日美同盟的必然要求,“为维持日美同盟,必须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每日》政治部古本阳庄认为,从安倍的相关发言看,其“积极和平主义”不会满足于积极参与国际维和,他头脑中所设想的是通过修改宪法解释来行使集体自卫权。

值得高度警惕的是,安倍毫不掩饰地将“积极和平主义”的运用对象指向中国。近期在接受《华尔街》专访中,安倍赤裸裸地表示,日本要在亚太安全方面发挥领导作用,日本在亚洲能做的“重要贡献”就是带头制衡中国。

贯彻安倍个人黩武色彩的国家安保战略

在“积极和平主义”的先导下,展现“安倍军事学”肌肉的日本新的国家安保战略浮出了水面。

10月下旬,安倍私设安保政策咨询机构“安全保障与防卫力恳谈会”提交了“国家安全保障战略”概要报告。安倍内阁将于12月通过这份报告,从而画出日本未来安保和军事政策的大方向。

这份报告要点包括:1.基于“积极和平主义”,日本安保战略目标是“确保日本安全,强化必要抑制力,排除直接侵犯,使损害最小化”;2.安保政策主要课题包括海上航行安全,应对太空和络攻击,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弹道导弹和国际恐怖主义威胁等;3.对中国影响力增大、朝鲜军力的增强与挑衅行为表示担心;4.强化日本外交防卫相关情报;5.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扩大与外国的防卫装备和技术合作;6.培育国民的爱国心。

“安全保障与防卫力恳谈会”有8名成员,任务除制定作为日本外交安保中长期基本方针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外,还将探讨修改防卫计划大纲的方向。与此密切关联的安倍私设政策咨询机构还有:10人组成的“创设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有识之士会议”,旨在构筑日本版NSC的框架和运作模式;14人组成的“安全保障法律基础再构筑恳谈会”,向安倍建议如何从法理上突破宪法限制,解禁集体自卫权。

从名单看,这些政策咨询机构成员几乎囊括日本学界、商界、军界、言论界的代表性保守派要人,不是安倍心腹就是御用学者,他们长期与安倍声气相通。

通过这种“假公济私”的方式,安倍撇开了内阁、自民党、国会的正常政策探讨渠道和程序,直接授意没有法律效力的私设咨询机构架构“安倍军事学”理论和实践体系,然后通过向政府提交报告建议的方式,将个人意志转化为了国家意志和政府决策。

这些安倍御用机构探讨课题的敏感性和危险性从下面具体事例中可知。10月16日,在“安全保障法律基础再构筑恳谈会”第三次会议上提出了“灰色地带”现象之一,即外国潜水艇进入日本领海徘徊时日本如何应对。根据日本现行法律,自卫队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行使相当于警察执法权的“海上警备行动”,而不能行使“防卫出动”权利。根据会议纪要,“恳谈会”探讨的可能选择之一是自卫队在不伤及对方潜水艇的范围投放反潜炸弹威吓。

从种种动向看,日本今后计划通过修改相关法律,加强自卫队与警察、海保协调,改善海陆空自卫队综合运用,加强日美军事合作来处置“灰色地带”可能事态。正如《朝日》社论指出的,安倍的国家安保战略军事色彩突出,与日本战后远离纷争、非军事手段打造和平的道路迥异,不得不说是一条危险的道路。

原标题:起底“安倍军事学” :个人黩武色彩安保战略

原文链接:

稿源:环球

作者:刘洋

网络营销技巧
微信如何添加小程序
安居客门店管理系统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