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能源争夺连连受挫印度倡建南亚能源圈能源

2019-10-09 22:03: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能源争夺连连受挫 印度倡建“南亚能源圈”_能源

  印度利用缅甸天然气的愿望或许就要落空了,因为仰光更倾向与中国达成交易。几天前,新德里提出的“伊朗-巴基斯坦-印度油管”计划,{TodayHot}更遭到了美国的制裁扼杀。

  从印度官员与缅甸会晤的报道中可看出,仰光已拒绝向印度、南韩等国出口天然气,而希望通过管道向中国输送海上天然气。缅甸据说对印度代表团表示,它打算将A1和A3天然气田出售给中国。这两块天然气田,是韩国的大宇集团去年在孟加拉湾的若开邦海岸发现的。

  虽然拥有气田开发权的大宇集团否认了“被踢出局”的说法,令局势充满变数,然而,印度在竞争中处於劣势则是铁一般的的事实。

  屋漏偏逢连夜雨。3月20日,美国能源部长博德曼(Samuel Bodman)在新德里表示,华盛顿反对发展连接伊朗与印度的天然气管道。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在此次访问期间,我已经向印度政府最高级别官员明确表示,美国反对发展通向印度的伊朗天然气管道。{HotTag}我们相信伊朗在试图发展核武器,任何支持其这一努力的行为,都将遭到我们的反对。”

  美国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主席、民主党议员兰托斯(Tom Lantos)正游说国会通过《抑制伊朗核扩散之2007年法案》。其中一条规定:所有与伊朗签订价值超过2,000万美元的外国企业,都将成为华盛顿制裁的目标。法案一旦通过,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气管道将只能成为水中月,镜中花。

  据说,美国已在悄悄向多家外国石油公司发出警告,包括欧洲的壳牌与雷普索尔(Repsol)、马来西亚SKS等,警告内容是:莫与伊朗进行能源合作,否则将面临制裁的惩罚。中国、印度、巴基斯坦、马来西亚等国政府,也收到了华盛顿的类似“提醒”。

  再回到缅甸的油气资源。印度情报部门最近告诫新德里,需提防国家利益受到中俄两国石油企业排挤的可能性。情报部门表示,有着精明能源头脑的中俄两国,於1月否决了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上提出的有关缅甸人权问题的决议草案,大大推进了两国企业与仰光的亲密关系。

  印度情报机构还特别提到,缅甸的最高权力机构“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SPDC)近期将若开邦海岸三个毗邻印度的海上天然气田(AD-1,AD-6和AD-8),交给国营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就可能是以此表示感激。

  当然,俄罗斯也获得了好处。隶属於俄罗斯联邦的卡尔梅克共和国,最近也在缅甸的油气资源中分得一杯羹,取得了B-2岸上天然气田的开采与生产权。

  在A-1和A-3天然气田中,大宇集团作为主要的运营商持有60%的股份,印度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ONGC)的海外子公司Videsh与国有的印度燃气管理公司(GAIL)共同占有30%股份,而其馀10%为南韩燃气公司(KOGAS)所拥有。

  印度报业托拉斯报道称,“中国向缅甸表示,愿在缅甸境内铺设约900公里的管道,以便将离岸天然气输送至两国边境。天然气田离印缅边境不过290公里,印度无疑是最经济的出口选择方案;但缅军方政府坚持舍近求远。”

  或许是察觉到印度的劣势,曾帮助印度燃气管理公司在缅甸进行三处离岸气田开发的新加坡Silver Wave Energy集团,已无奈地将与印度燃气管理公司的合作关系丢在一旁,转而与卡尔梅克共和国、缅甸能源部石油与天然气公司(MOGE),签署了天然气联合勘探开发的三方协定。

  随着缅甸海岸线上发现越来越多的天然气资源,进一步提升了它作为东南亚地区能源大国的地位。最近的一个气田,是泰国公司PTTEP在马达班湾(Gulf of Martaban)发现的。PTT是泰国最大的国有能源公司,而PTTEP是其旗下从事勘探和生产的子公司。

  有消息称,孟加拉如今迫切希望就“缅甸-孟加拉-印度天然气管道”工程,重新与与印度展开对话。之前,由於孟加拉坚持将孟印两国的贸易问题,与该工程牵扯在一起,导致对话被迫搁置。

  为此,印度曾专门建议世贸组织对多国油气管道作出相关规定,以免跨境贸易遭遇繁文缛节等障碍。印度政府提交的一份文件写道,“像孟加拉这样的国家,并未显示出愿与印度签署协议的诚意,以便为印度产品(包括那条缅甸到印度的天然气管道)提供一条中转路线。不得已之下,新德里才被迫考虑其它不经济的迂?方案。”

  但孟加拉的后悔已来得太迟。缅甸已将油气田给了中国,这条跨国管道更无存在的理由。令印度稍感安慰的是,它最近在安得拉邦的克里希纳-戈达瓦里海底盆地(Krishna-Godavari basin,简称KG盆地)等地,发现了几个大型天然气田,能在一定程度上满足该国持续增长的能源需求。此外,在与美国达成民用核合作协议后,印度也有望开发核能。

  为从各个渠道满足能源需求,印度最近还抛出了“南亚能源圈”的概念,提议建立多个跨国能源贸易线路,包括电力、天然气和石油等产品在内。

  3月7日,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AARC)成员国代表齐聚新德里,参加“南亚能源对话”会议。印度电力部长信德在会上表示,印度已同尼泊尔和不丹建立电连接,还在对连接斯里兰卡和孟加拉的电进行可行性研究。南亚区域合作联盟的成员,包括不丹、孟加拉国、印度、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尼泊尔、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能源合作,已成为该组织的一个重要议题。

  对能源圈的概念,巴基斯坦表示欢迎。巴国石油与自然资源部长贾栋说,伊斯兰堡非常支持南亚国家间的能源合作。他在“南亚能源对话”会议指出,高经济增长意味需要能源的大量投入。

  的确,新德里迫切需要加紧步伐,以维持其世界第二(仅此於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目前印度的发电厂多以火力发电为主;煤炭短缺,令超过一半的发电厂被迫关闭,或在低於设计产能一半的情况下运转。更糟糕的是,来自官方的数据显示,印度对进口原油的依赖度,预计将从目前(年)的78.3%升至年的86.3%。

  天然气严重短缺,为印度43个以天然气为燃料的发电厂,造成了4亿个单位的电力损失。不过,在克里希纳-戈达瓦里海底盆地的天然气油田投入运行后,这一局势将大为缓解。印度的电力缺口平均为8%,最高时为13%。

  随着国际油品价格飙升和国内油田产量连连下降,作为亚洲第三大石油市场的印度,已开始着手降低对进口产品的依赖性。

  印度石油部称,目前印度每天的天然气供应量为8,500万立方米(包括进口的液化天然气在内),而潜在的需求量为1.7亿立方米。若按照%的年经济增幅计算,到2025年,印度每日的天然气消耗量,将增加至4亿立方米。

中药大全
除锈机砖机设备
模具加工设备/配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