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仙魔变第三十四章有意义无意义

2020-01-21 07:30: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魔变 第三十四章 有意义,无意义

当当当当当…密集到令人牙齿发算的箭矢撞击声和张平的冷笑声几乎同时响起。

皇城守卫军和边军相比只是略少施展经验,在武技箭技和装备方面,甚至比起边军还要强上一些。

至少有上百枝箭矢在同一时刻准确的射中了张平,这其中还不乏军中修行者射出的箭矢。

这么多数量的箭矢的攒射,和一般人想象的力量叠加完全不同,任何有经验的军人和修行者都十分清楚,同一时间落在人身上的百枝箭矢,光是总重量加起来便十分的惊人。

这样总重的箭矢同时落在人身上的感觉,会使得每一枝箭矢都似乎带上了这样的重量。

平时即便修行者利用魂力和这样的力量对抗,也会像和一辆疾驰的金属马车猛|撞一记一样,极不舒服,然而此刻,张平冷漠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停顿,这些箭矢的力量似乎连铠甲最外层的元气保护层都没有刺破,巨大的冲击力只是反弹在箭杆上,令张平的身外瞬间爆开一团无数碎裂的箭杆形成的绝大黑色花朵!

所有的云秦官员和将领骇然的看着在这么多箭矢冲击之中巍然不动的宝蓝色铠甲。

没有任何人回答张平的话。

张平这个问题对于他们而言,也的确很难回答。

此刻中州城里的绝大多数云秦官员和军方将领都根本无法确定自己对林夕的情绪,这种情绪十分错综复杂,但在一切都已成既定事实的情况下,整个帝国的利益,便是绝大多数云秦官员和军方将领考虑的重点。

他们也清晰的认识到,现在按林夕的做法,让长公主即位,的确是让整个云秦帝国最平稳过渡的方法,尤其林夕表现出来的青鸾学院不想取代皇位的意思,更让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在权衡过后,开始心照不宣的自觉配合青鸾学院的一切行动。

现在这工坊周围的所有云秦官员和云秦军人,他们甚至都根本不知道从隐匿在地底的秘密工坊冲出的这具铠甲是什么来历,内里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只是能够肯定这是林夕等人的敌人,只是因为林夕要让长公主出来主持大局,而这人应该便是让长公主失踪的幕后主使,所以统领这些军队的云秦将领才发布了攻击的命令。

只是这依旧让此刻的张平感到不公平。

他的脑海之中想到了当日炼狱山中,当炼狱山掌教的死讯传来,自己一个人面对那名炼狱山大长老和所有炼狱山红袍神官时的画面。

他还想到了自己杀死无数炼狱山红袍神官,在纷飞的鲜血中最终走到最高火山口的神殿里的景象。

他还想到了自己在天魔狱原那巨大的人脸中,看到的有关古修行界的修行者的记载。

“成魔的修行者,原本就是踩踏着无数的尸骨走上最高的神坛,那么,就让我杀出一条血路,成为这个世间至高的王者吧。”

在纷飞的箭雨中落下的张平,在心中冷冷的对着自己说道。

……

在箭雨倾泻到张平身上时,林夕和南宫未央一直在全力的感知着,他们的目光也都没有一刻离开过张平的身上。

这场箭雨对于他们两个人还有着不同的意义。

“感知出什么没有?”

看着在空中开始下落的张平,南宫未央用唯有她和林夕才能听见的声音问道。

林夕摇了摇头。

在真正进阶圣师之后,原本身具青鸾学院和般若寺数门秘法,再得到张平传授魔变的他,感知已经超过了世间绝大多数的圣师,然而在刚刚的箭雨里,无论是他目光所见,还是感知所见,张平身上的这件铠甲,似乎根本毫无破绽。

他的这件铠甲,符文中的天地元气,以某种奇异的方式,将这件铠甲吸附和嵌合得浑然一体,可以说,那些符文反而是这件铠甲上最粗的缝隙,一切魂力喷涌和元气流动,都通过这些符文进出。然而这些符文比起最细微的头发丝还要细小,且其中流离着真龙宝石特有的强大电芒,若真要说弱点的话,恐怕唯有张平身后那黑色双翼才是唯一的弱点,才有让他感觉有击溃的可能。

然而即便是方才他和南宫未央的全力一击,都根本没有能够令这黑色双翼有所损毁。

林夕只是摇头,并没有说话,然而南宫未央只是从他眼中的神色,就已然看出了他此刻内心的想法。

“折翼对他造成不了什么损伤,至少在此刻没有什么用处。”她也摇了摇头,认真的低声道:“他的魂力不可能无穷无尽。”

林夕也清楚南宫未央的想法。

虽然张平隐瞒了太多的东西,此刻也没有人真正知道张平的身体到底达到了什么样强横的程度,但张平的实力依旧不可能和仙魔大战时期的巅峰魔修相比,他自然不可能无止尽的吞噬别的修行者的元气来不停的补充自己的魂力。

只要魂力不是无穷无尽,便自然可以用人海战术慢慢的堆死他。

然而林夕同时也想到,此刻的张平想和昔日的炼狱山掌教一样,掌控世间的一切,张平自己不可能想不到这点,所以张平或许便还有其它隐匿的手段。“两手准备,边打边退!”他没有什么犹豫,便对着南宫未央说了这一句。

在说出这一句之后,他的身体更加挺直了些,毫无停留的对着正在攻击着张平的云秦军队发出了一声严厉的命令:“你们快退!”

林夕已经指挥过无数次大战,此时的命令自有说不出的铁血之意,虽然简单,然而所有在场的云秦将领却都第一时间明白他这句话中传递的意思。

“调集神锋营的重铠和重骑!”

先前那名发出攻击命令的云秦将领果断的做出了一个全军后撤的手势,同时急速的发布了这个军令。

就在他发出了这个军令的一瞬间,张平已经化成了一条任何人的目光都看不清的残影,朝着他冲了过去。

于是所有的人都看出他要杀这名云秦将领。

一名云秦官员正处于张平这这名云秦将领之间。

他没有想要和张平拼命的想法,然而因为张平的速度实在太快,他连闪避都根本来不及闪避,张平就已经从他的身体中经过。

之所以说是从他的身体中经过,是因为在一瞬间,张平根本没有做任何的动作,这名云秦官员的身体,就被撞成了无数血肉飞洒的碎片,张平化成的残影,就从这些破碎的血肉中毫无停歇的穿过。

“退!”

林夕再发一声厉啸,鲜血从他的嘴角滴了出来,他的飞剑越过了张平的残影,在张平的身前洒落了一片暮光。

暮光化为无数透明的光丝,就像无数细小的透明水晶小剑。

张平前进的身影没有丝毫的改变,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厉喝声,他便直接从这些透明小剑中穿过,无数透明光丝在他身外铠甲上纷纷断裂,震碎。

与此同时,伴随着一声宏大的轰鸣声,南宫未央的飞剑从高空而落,如一根天罚的铁棍,准确无误的冲击在了张平的天灵上。

无数条湛蓝色的光华从张平铠甲的头盔上迸放而出,一息之间化成无数拳头大小的沉重水珠,折射出无数惊惶的面目。

沉重的铠甲被强大的力量硬生生的按入地面。

然而在下一刻,铠甲的双脚再次提起,被压得异常紧密,还未来得及震裂的地面,就像一块巨大的大饼连在张平的脚上,在张平的双脚再次落地之后,才裂成数块,绽出轰然的尘嚣。

张平依旧向前,直直的冲向那名云秦将领。

一片墨绿色的草地骤然在张平的脚下生成,无数女巫发丝一般的长草,疯狂的涌动起来,割向张平的双腿。

张平开始犹如陷入泥沼之中。

他的双脚铠甲上,除了那些始终游动的金色光丝之外,开始如同刚刚点燃,还在鼓风的煤炉一样,喷出无数紫红色的火星。

这些无比细小的火星落入墨绿色的草地里,看似就要被马上湮灭,然而在下一息的时间里,整片墨绿色的草地都被点燃,全部燃烧了起来,紫红色的火星已然不见,然而升腾的热气,带起了无数还在闪耀着昏黄光芒的灰烬。

张平从火焰和灰烬中穿过。

此时的战斗,已然变成张平想要杀死这名云秦将领,而林夕一方想要阻止他杀死这名云秦将领的战斗。

没有谁去考虑这样的战斗在这时候有什么意义。

在这时候不同的选择,便使得这样的战斗自然的发生了。

看着穿过火焰和灰烬的张平,林夕发出了一声厉啸。

他的这声厉啸极其的凄厉,响亮。他似乎要将所有压抑着的情绪从体内呼喊出来。

与此同时,滚滚的魂力从他的体内喷涌而出,他的飞剑,直接在张平的身周刻出了无数道透明的剑光。

伴随着他体内魂力超越极限的喷涌,他身体肌肤的所有毛细孔中,都喷出了无数细小的血珠。

“想杀我?”

“你永远都不可能杀得了我。”

那名先前也在拼命退却着的云秦将领和许多云秦军人也看到了林夕身外骤然形成的绯红色血雾,这名云秦将领的眼中骤然闪现出决然神色,他猛然停顿了下来,轻蔑的看着不断逼近的张平,冷笑着说了这两句。

这两句声音刚刚响起,他手中的黑色长刀便已经斩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声音还在空中缭绕,这名云秦将领骄傲的头颅飞起。

精彩【】记住我们的址: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广州花都花山医院
治疗白癜风沈阳哪家医院最好
临沂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黑龙江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