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一剑诛仙之星月篇正文第二章潜龙在渊名林麟

2020-01-21 04:45: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剑诛仙之星月篇 正文 第二章 潜龙在渊名林麟龙

冰仙何可儿莞尔一笑道:“王爷有话请讲,”林王爷还没有回答,何可儿皱眉,然后一指只向天空。从指尖射出一段蓝色的光芒,对面天空未见人就看见一层淡淡的光芒。

一声爽朗长笑就传来:“哟,冰仙子也在啊。在下给王爷添乱了。不过早听林天龙王爷威名今天才见尊容幸会幸会。”一股舒服冰凉的感觉袭来。只见天空一个穿着一个火红衣袍站在一把剑上的的中年男子,剑眉横竖,头发火红色的飘荡,脸色有点红。扶手背起。

何可儿没有说话,林天龙站起来:“不知是哪位道长,来王府蓬荜生辉啊,大厅请。”

天空的男子道:“在下火神宗的二长老,火徒。”说完话直接闪到客厅的客做下。火徒端起一杯茶向何可儿和林天龙敬一杯道:“不请自来自罚一杯。”何可儿哼了一声。林天龙摆摆手道:“不客气不客气,都坐都坐。”不过还没坐下。何可儿和火徒向天上老去两人有对望了一眼。

一个老者突然出现在空中,很虚弱的样子,胡子很长,盘腿坐在一个酒葫芦上,后面还有一只白虎。何可儿和火徒拱手一拜:“见过长老。”

老者看了一眼:“两个小辈跑的真的快啊。哈哈哈,打扰王爷啦。”

林天龙微微动容看了一眼殿中的两人然后道:“请进请进。”老者进了大殿,老者淡淡的道:“我先施个法,”手指快速的结印。手一张天空出现一层白色的光屏。然后转个头对着三人道:“可以了,坐下来谈谈。”

何可儿和火徒恭敬道:“请长老坐。”老者又微微一下

老者坐着对林天龙道:“王爷,我们不装糊涂,说明来意我们想收小公子入宗门。”

林天龙眉皱了皱又看了看三位才道:“我有三个请求,你们所说的天地异象的确是我儿子出生是引起了但还是请各位答应我。”

老者笑道:“请王爷说。”

林天龙道:“第一个我儿子必须成为你们三个中的弟子,第二个就是希望各位能给我儿子安排一个亲事,第三个我想和我的妻子一起去陪儿子。我听说宗门分外门和内门,我和我妻子在哪里都可以。也想修仙,不知几位看如何。”

老者眉眼有点凝重的道:“王爷你和夫人已经过了修仙时代,何必浪费一生呢。况且修练一路危险无比特别你们这个年龄。其他都可以答应你。不过我想看看小公子的根骨如何,在说条件如何。”

林天龙手抖了一下然后站起来:“各位等我一下?”不一会就带着小公子来了,老者过去看了看,然后眉头大皱然后对着后面两人说。你们两个来看看。“这是不是筋脉尽碎”。后面两人也凝重起来,火徒过来掀开包裹一看,然后对后面的老人点点头嗯了一下。何可儿也过来抱过去掀开包裹,看着一个胖嘟嘟的小婴儿,伸手伸手的。然后突然一用力抓住那个何可儿的衣服,不肯松手然后笑了起来。

何可儿眉头皱了一下,看了一眼后面两人道:“的确是碎脉,不过这个弟子我喜欢,你们不要我要收为弟子。”老者和火徒都点点头。两人对着林天龙王爷道:“王爷我们打扰了,小公子的身体我们改不了,如果留在俗世的话活不过二十岁。王爷如果有疑问就问冰阁主吧,告辞。”

林天龙想开口说话,但还是吞回来了。何可儿可爱的抱着小公子对着王爷说道:“小公子叫什么名字,他这个筋脉尽碎,我去为他讯到冰仙花。可塑造筋脉,不知王爷意下如何。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们,但……”

林天龙看了一眼何可儿道:“但什么,请仙子讲。这孩子名字还没取,还请仙子赐名。”

何可儿道:“就是王长老说的王爷和夫人的修道,甚是危险。这节事望王爷体谅。”

林天龙脸色有点苦道:“嗯,仙子我和小怡说说。孩子还请仙子赐名。”

何可儿道:“这孩子出生的时候天降异象,而且是传说中的麒麟,所以名字带麟的。现在又筋脉尽碎但我给你复原筋脉。有潜龙之势所以就叫麟龙,王爷意下如何。”

林天龙点头高兴的点点头道:“好一个潜龙在渊,就这个名字。仙子你现在要带麟龙走嘛。”七尺男儿说出这句话眼眶竟然红了。

何可儿看出林天龙的想法道:“三年后我来接他,现在我要去寻找冰仙花。”抱着麟龙递给林天龙王爷。可是那小子拉着何可儿衣服不放开。林天龙有点尴尬的道:“我的小公子,你放了仙子的衣服,三年之后再来接你,去修仙。”没想到话说完麟龙居然放开了手。

何可儿拿下脖子上的玉佩给麟龙带上去,对着王爷道:“这玉佩名为镇魂玉有修养灵魂的功效,和帮助身体的,请王爷收下。”

林天龙客气的道:“那谢谢仙子啊,仙子就在这里吃饭了再走如何。”何可儿点点头,结果出生几个时辰的麟龙向着何可儿伸手去,何可儿也是母意泛滥有抱着麟龙。

林天龙就去安排晚宴。不出半个时辰就安排好了,吃饭的时候麟龙拉着何可儿的胸部哪里的衣袍边缘不放,林天龙夫夫甚是尴尬……半个时辰后何可儿离开林府。出了林府,整理了一下衣袍不满的嘟嘟嘴道:“我这个徒弟以后有她们好受的啦,怎么小就这样色。”

一晃眼就三年啦。这期中何可儿也来过林府,林天龙和夫人商量好了也不去修仙。也为自己儿子高兴。林府掌灯结彩的,甚是欢快。只见大门看去,一个小胖子跑来跑去的追着那些侍女们。看的甚是不雅观。旁边的石凳上林天龙和夫人看着着一切也是幸福。

林天龙看着麟龙眼神有一点伤感,夫人在旁边也是,看着看着才回过头问道:“相公今年也是几年了。”林天龙眼角泛红的道:“三年了三年了,他也该离开了。”摸了摸自己的眼角,而夫人禁不起这样的画面直接走进了闺房,哭了起来。

而远方的天边两个穿着一样白色的衣服,美丽的佳人。站在前面的人:“我们也该去接他回宗门了。不过话说啊,龙雪你怎么会被逼的签约这庄婚约。”后面的白衣女子嘴角抽了抽,又翻了翻白眼。

心里更是嘀咕着还不是因为你,不是你逼我我会答应啊。一个凡人你以为我想啊。

不过后面哪个叫龙雪女子还是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摸笑意道:“不过有个小老公还是有点迫不及待啊,宗主给我安排这个我甚是满意啊。”何可儿不在理她:“走去接人。”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网上挂号
宜宾市南溪区妇幼保健院
郑州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宁夏权威妇科医院
太原治癫痫病效果好的医院
分享到: